导航中医药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楼主: 仁海中西医

时方歌括新编——于殿生等编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19 21:4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仁海中西医 于 2017-2-19 17:48 编辑

王叔文先生的发言:
http://www.gtcm.info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70434&extra=page%3D1&page=10



4、小活络丹本来是去除风寒湿的,在仁海先生的方歌里,却变成了“六两寒湿并能祛”。这个我们可以理解。以后我们在应用小活络丹时可以自己提醒一下:小活络丹本来是除风的,因为仁海先生废除了五行,但现在已经不祛风了。但仁海先生在“独活寄生汤” 中说“唯独三两治痹证”,痹证,中医又称风湿痹证,废除了风,痹证还是痹证吗?我们是不是要把内科学的痹证病因改一改?把中药学的独活功效改一改?如果要改独活功效,请先生告诉我们,废除风邪以后,祛风湿药应该改成什么?
   
5、仁海先生在羌活胜湿汤、九味羌活汤等祛风湿的方歌中只谈药物,不谈功效。问题是没有功效、主治的方剂如何运用呢?
   估计仁海先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所以他在编写牵正散方歌时又加上了功效主治:“牵正杨氏家藏方,白附全蝎并蚕姜,中风面瘫口歪斜,祛风化痰藉此长。”  以中医的眼光看,这是一首高度概括、韵脚极好的方歌。但其功效“祛风化痰”、主治“中风面瘫口歪斜”,却与仁海先生废除风邪的观点格格不入。请教仁海先生:这风邪到底能不能取消?取消风邪以后,原来治风的功效也同时取消,还是改成别的什么?请先生指教,不然我们不会运用这些方剂了。   

6、既然时代的进步,科技的发展,对一些内风的病因病理业已明了,仁海先生为什么非要去用“镇肝熄风”  和“大定风珠” ?既然于先生已经取消了“内风”,为什么又说“天麻钩藤饮平肝风”呢?是不是先生既想废除五行,又觉得没有其他更准确提法呢?

7、仁海先生所编玉真散的方歌说:“玉真散治破伤风,星防芷麻羌附等,牙紧口撮脉弦紧,身体强直如张弓。”破伤风是中西同用的病名,约定俗成,咱就不说它是不是风了,但“牙紧口撮脉弦紧,身体强直如张弓”,在中医除了风好像没有其他的解释,“星防芷麻羌附等”也都是祛风药啊!如果说这些药不祛风,那么他们是干什么的?请先生不吝指教。

8、仁海先生所编的羚羊钩藤饮方歌,看药物组成应该是俞根初的羚角钩藤汤,其功效是凉肝熄风,增液舒筋,主治肝热生风证。但方歌对此略而不谈,请教先生,我们该如何去运用呢?这个方主治什么病啊?

9、仁海先生认为五行生克是子虚乌有的东西,主张废除五行相生即可还原中医学人体生理本来面目、废除五行相克即可还原中医学人体病理本来面目。但“时方歌括新编”在泻白散中说“火气乘金此法奇”  ,咳血方中说“肝火灼肺亟须清”  。这是不是在应用五行生克理论。

10、金水六君煎方名就体现了五行,仁海先生为什么不修改一下?

11、说左金丸“左金泄肝止呕方”,什么情况下泄肝止呕同用?

12、说桑螵蛸散“利肾宁心法弗违”;说磁朱丸“心肾不交悸失眠”,它们是不是体现了肾与心的关系?

13、说四神丸“五更肾泄火衰取”,难道其中没有火生土的意思?

14、关于痛泻要方,仁海先生的方歌说“此方原是理肝脾”,中医人都明白“理肝脾”的前提是有木克土的存在。同样是调理肝脾的“逍遥散”,于先生这样编歌诀:“逍遥散用芍当归,术草柴苓慎勿违,散郁除蒸功最捷。加入丹栀玄机微”。逍遥散怎么会“散郁除蒸功最捷”?如果说这是丹栀逍遥散的作用,只能说于先生断句有误,即句号应该在第二句。但从前后文意推测,于先生的断句没有问题。这是不是说明,离开了五行学说,对于方剂的功效将难以表达?

15、良附丸、金铃子散这两个方剂作用近似,仁海先生认为两方可治“肝郁伤,气滞寒凝胃痛”,这和“肝木横克脾土”有什么区别呢?请先生指教。从仁海先生的方歌来看,左金丸、良附丸、金铃子散、痛泻药方、逍遥散等几个方证之间都有木克土的病理现象。请问仁海先生:如果废除了五行,他们的共性就不见了,这样是不是不利于经验的总结和规律的发现呢?
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19 21:4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4、小活络丹本来是去除风寒湿的,在仁海先生的方歌里,却变成了“六两寒湿并能祛”。这个我们可以理解。以后我们在应用小活络丹时可以自己提醒一下:小活络丹本来是除风的,因为仁海先生废除了五行,但现在已经不祛风了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09、小活络丹  
祛痰逐瘀活络丹,乳没二两又二钱,
川草二乌龙南星,六两寒湿并能祛。
风寒湿,本来就是外来的寒湿。




      但仁海先生在“独活寄生汤” 中说“唯独三两治痹证”,痹证,中医又称风湿痹证,废除了风,痹证还是痹证吗?我们是不是要把内科学的痹证病因改一改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100、独活寄生汤  
独寄杜膝辛艽苓,桂防芎参草归增,
芍药地黄皆二两,唯独三两治痹证。
内科学痹证的病因,就是外来的寒湿。风痹、寒痹,都是寒,只是寒的轻重不同而已。


        把中药学的独活功效改一改?如果要改独活功效,请先生告诉我们,废除风邪以后,祛风湿药应该改成什么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独活的功效本就是祛外来寒湿,没有风的什么事。

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19 21:5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5、估计仁海先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所以他在编写牵正散方歌时又加上了功效主治:“牵正杨氏家藏方,白附全蝎并蚕姜,中风面瘫口歪斜,祛风化痰藉此长。”  以中医的眼光看,这是一首高度概括、韵脚极好的方歌。但其功效“祛风化痰”、主治“中风面瘫口歪斜”,却与仁海先生废除风邪的观点格格不入。请教仁海先生:这风邪到底能不能取消?取消风邪以后,原来治风的功效也同时取消,还是改成别的什么?请先生指教,不然我们不会运用这些方剂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中风面瘫口歪斜,——此中风(面神经麻痹),是中医的病名。
祛风化痰藉此长,——祛风,就是祛外来邪气之意。还不满意,就改成“祛邪”、“祛毒”均可。












       6、既然时代的进步,科技的发展,对一些内风的病因病理业已明了,仁海先生为什么非要去用“镇肝熄风”  和“大定风珠” ?既然于先生已经取消了“内风”,为什么又说“天麻钩藤饮平肝风”呢?是不是先生既想废除五行,又觉得没有其他更准确提法呢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“镇肝熄风” “大定风珠”,方名而已,无所谓改与否。

       随着废除五行学说思想的普及、深入,“风”一类的提法都会在中医的心中淡化,最终消失。但要有一个过程。







        7、仁海先生所编玉真散的方歌说:“玉真散治破伤风,星防芷麻羌附等,牙紧口撮脉弦紧,身体强直如张弓。”破伤风是中西同用的病名,约定俗成,咱就不说它是不是风了,但“牙紧口撮脉弦紧,身体强直如张弓”,在中医除了风好像没有其他的解释,“星防芷麻羌附等”也都是祛风药啊!如果说这些药不祛风,那么他们是干什么的?请先生不吝指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破伤风杆菌,亦属外邪之列。至于玉真散治疗此病有无确切的疗效,我没有这方面的临床经验。







       8、仁海先生所编的羚羊钩藤饮方歌,看药物组成应该是俞根初的羚角钩藤汤,其功效是凉肝熄风,增液舒筋,主治肝热生风证。但方歌对此略而不谈,请教先生,我们该如何去运用呢?这个方主治什么病啊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我编方歌的目的,主要是为了记住所涉及的中药、数量,有余暇时再顾功效。







  9、仁海先生认为五行生克是子虚乌有的东西,主张废除五行相生即可还原中医学人体生理本来面目、废除五行相克即可还原中医学人体病理本来面目。但“时方歌括新编”在泻白散中说“火气乘金此法奇”  ,咳血方中说“肝火灼肺亟须清”  。这是不是在应用五行生克理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如果现在编方歌,肯定不能这样子写了。
       “火气乘金此法奇” ——改成“火热灼肺”、“热邪伤肺”均可。

       “肝火灼肺亟须清” ——这个要实事求是,但与五行学说无关。例如,肝火能伤肺,也能伤肾(肝肾阴虚),也能伤心“心肺阴虚”,总不能说“木克水”、“木克火”吧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19 21:5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仁海中西医 于 2017-2-19 18:01 编辑

       10、金水六君煎方名就体现了五行,仁海先生为什么不修改一下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   只是一个方名。
151、二陈汤  152、温胆汤、导痰汤
153 、涤痰汤 154 、金水六君煎
155 、半夏白术天麻丸 156 、指迷茯苓丸
二陈汤用夏和陈,益以茯苓甘草身,
利气祛痰兼燥湿,湿痰为病此方珍。
温胆加茹并枳实,导痰南星枳实聘,
导痰再加枳实茹,姜枣少许涤痰临,
欲知金水六君煎,归熟二陈阴虚亲,
导痰加芩蒌杏仁,去草清气化痰寻,
二陈加麻术姜枣,半夏白术天麻闻,
减去陈草加壳硝,姜汁指迷茯苓遵。




       说左金丸“左金泄肝止呕方”,什么情况下泄肝止呕同用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左金丸,只要是有火的呕吐,均可用之。





       12、说桑螵蛸散“利肾宁心法弗违”;说磁朱丸“心肾不交悸失眠”,它们是不是体现了肾与心的关系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心肾不交、水火不济,属于阴阳范畴,与五行学说无关。





      13、说四神丸“五更肾泄火衰取”,难道其中没有火生土的意思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心旺后,全身脏器皆旺,非独“土旺”。即火旺后能生土,也能生水(肾)、生金(肺)、舌也灵活(心生火、火生火、心生心)。





       14、关于痛泻要方,仁海先生的方歌说“此方原是理肝脾”,中医人都明白“理肝脾”的前提是有木克土的存在。同样是调理肝脾的“逍遥散”,于先生这样编歌诀:“逍遥散用芍当归,术草柴苓慎勿违,散郁除蒸功最捷。加入丹栀玄机微”。逍遥散怎么会“散郁除蒸功最捷”?如果说这是丹栀逍遥散的作用,只能说于先生断句有误,即句号应该在第二句。但从前后文意推测,于先生的断句没有问题。这是不是说明,离开了五行学说,对于方剂的功效将难以表达?
       15、良附丸、金铃子散这两个方剂作用近似,仁海先生认为两方可治“肝郁伤,气滞寒凝胃痛”,这和“肝木横克脾土”有什么区别呢?请先生指教。从仁海先生的方歌来看,左金丸、良附丸、金铃子散、痛泻药方、逍遥散等几个方证之间都有木克土的病理现象。请问仁海先生:如果废除了五行,他们的共性就不见了,这样是不是不利于经验的总结和规律的发现呢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    肝有病了,不只是克土,也克心(木克火)出现胸闷、心慌;也克肺(木克金)出现憋气、咳嗽;也克肾(木克水)出现水肿腰痛;、、、还出现什么病来着?先想一想再添加上,
       因此,做为治病救人的医学,一定要实事求是地去反映客观现实。既不能因为五行学说的存在,而将没有的情况说成有——即无中生有。自然也不能因为五行学说的不存在,而将有的情况说成没有——即熟视无睹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导航中医药 ( 官方QQ群:110873141 )

GMT+8, 2022-6-30 05:51 , Processed in 0.047605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