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中医药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156|回复: 1

一个百年名方,抗流感、抗病毒,还能提高免疫力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1-31 12:09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个百年名方,抗流感、抗病毒,还能提高免疫力,家中常备保安康[赞]
以下文章来源于神希园 ,作者神希园
人参败毒散在古代的很多次瘟疫袭击时,都发挥着良好的作用,因此它也被称为“抗疫第一方”[1]。虽然人参败毒散的作用十分强大,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,就是它很容易被人遗忘,甚至说它在当代的流传度还远远不如它的衍生方——荆防败毒散。
说到这种情况,倒是让我想起年少时,爷爷讲的一则寓言了,据说古代有一个很厉害的教书先生,他培育了很多三甲及第的学生,但是他却一直能个举人都没考中,有一次他的学生当主考官,他虽然应考却交了白卷。考场下来后,他的学生问他为什么满腹经纶却答不上考题,他摇摇头说,“徒进师不进,由命不由人”,而人世间,类似这种奇怪的事情,也是屡见不鲜。

荆防败毒散由人参败毒散演变而来,而且,荆防败毒散还有中成药,比如荆防颗粒、荆防合剂,在药店的流通却比较多。然而,可惜的是,人参败毒散的中成药比较少,虽然文献能够查到有人参败毒丸、人参败毒胶囊,但在药店的流传却比较少。真是有一种,“你都如何回蚁窝”,“带着笑或是很沉默?”的感受。
当然,荆防败毒散能够在当代广为流传,自然也有它的过人之处。荆防败毒散是从人参败毒散加减化裁而来。人参败毒散出自宋代的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,而荆防败毒散出自明代医家张时彻的《摄生众妙方》,人参败毒散是千年名方,荆防败毒散是五百年名方,简称“百年名方”。
但要真正对荆防败毒散进行深度追溯,就会发现,它最早记载的并不是《摄生众妙方》,而是明代医家吴绶的《伤寒蕴要全书》,药物组成是人参败毒去生姜,加荆芥、防风、牛蒡子,是没有去掉人参这味中药的,也就是说,它保留了人参败毒散最纯正的根苗。
而在后吴绶之后的医家虞抟,他在《医学正传》中同样记载了荆防败毒散,不过药物组成只是去掉了生姜,加荆芥、防风,没有加牛蒡子,而且薄荷可去可不去;但是《摄生众妙方》记载的荆防败毒散,不仅去掉了生姜、薄荷,还去掉了人参,加的中药是荆芥、防风[2],也没加牛蒡子。

所以,荆防败毒散从人参败毒散演化而来,经历了三次迭代,历经了三个名医的化裁,最终通用版本以《摄生众妙方》记载的为标准。全方为“羌活、柴胡、前胡、独活、枳壳、茯苓、荆芥、防风、桔梗、川芎各一钱五分,甘草五分”,共11味中药[3]。现代临床中在煎煮荆防败毒散的时候,可以酌加“薄荷少许姜三片”[4]。
荆防败毒散的药物组成,虽然是从人参败毒散演化而来,看似与前世经方有较大差异,但如果细心研穷,进行拆方后,就会发现荆防败毒散是有仲景经方“小柴胡汤”、“茯苓甘草汤”、“四逆散”、“桔梗汤”等多个经方的身影,所以,也可以说荆防败毒散的治疗思想也是源于医圣张仲景,与《伤寒杂病论》一脉相承[5]。
在古代,荆防败毒散广泛应用于瘟疫初起,治疗毒蕴肌表所引起的疮疡痘疹等皮肤外科疾病,肠风下血;而现代,荆防败毒散也广泛用于流行性及传染性疾病,呼吸系统疾病,消化系统疾病、皮肤疾病,五官科疾病,尤其是对于各类疫毒邪气所致的疾病初起阶段均有良好效果,可作为疫病群体性预防用方在临床上广为应用[2]。
药理研究和相关实验研究发现,荆防败毒散具有解热、镇痛、抗炎、抗病毒等作用,对解除鼻塞、流涕、咽痒、咳嗽等上呼吸道卡他症状均有明显疗效[6];除此之外,对外感风寒湿邪引起的恶寒发热、头身疼痛、咳嗽等临床症状也有明显的治疗作用[7]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-31 12:09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荆防败毒散在急性呼吸道感染方面疗效显著,特别对流行性感冒有显著疗效,对多种病混合感染时可有效控制死亡,减少不必要损失[8];而且荆防败毒散加减治疗“病毒性上感”效果明显,多数病人在服药1次(半剂)后就开始降温,临床症状减轻,在减轻病人痛苦、缩短自然病程及住院日期上都要优于西药治疗[9]。
荆防败毒散虽然是辛平透散之剂,一改辛温解表的常法。虽然药性辛平,但功效却平而不凡,不仅可以治疗呼吸系统疾病,还对消化、皮肤多科疾病都有作用,尤其是擅治诸多疫病。荆防败毒散对本次新冠病毒同样具有较好的针对性治疗作用,具有作为预防、治疗一线用药的潜力[5]。而研究发现,荆防败毒散对肺部疾病有一定的保护治疗作用,能提高机体免疫力,对 COVID-19 具有潜在的防治作用,可作为群体性预防用药以及发病初期的治疗[10]。
荆防败毒散在当代之所以能够蔚然成风,让它的“老祖”人参败毒散隐退江湖,这其中的奥秘可能还得从“荆防”二药上去寻找答案。现代药理发现,荆芥具有解热、镇静、镇痛、平喘、免疫调节、抗炎、抗菌抗病毒、止血、抗氧化等多种作用;而防风也有解热、镇静、抑菌抗病毒、免疫调节、抗过敏、抗炎、镇痛、抗惊厥、降压、抗凝血、止血、抗肿瘤、耐缺氧、抗氧化等多种作用[11]。
图片
明末清初著名医学家喻嘉言指出,在明代的几次大瘟疫中,用人参败毒散尤其是倍用人参,“服者尽效,全无过失”[12],但这个方剂可能更适合体弱的人群;而清代医家周震、沈金鳌、郑玉坛等,都主张使用荆防败毒散,这个方剂可能比较适合非体弱的大部分人群。

但无论如何,荆防败毒散的广为流传,实际上也是人参败毒散的延续和传承,不必因人参败毒散的退居二线而伤感,这何尝不是“功成身退,烟霞啸傲,脱却紫罗袍,方是男儿道”?总之,人参败毒散已经不止一次的“潇洒走一回”了,即便暂时被人们遗忘,也没有关系,但我们始终相信,“千古必流芳,经典永流传”!
尤其是当下春运开启,人口流动量激增,为了自己和家人、亲朋好友的身心健康,备上一点荆防败毒散,不失为一种防护方案。今年,“大概率是个团圆年”,有道是“春运高潮时,防疫不过时!”而且荆防败毒散有中成药,也就是荆防颗粒、荆防合剂,若能备上,尽量备上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导航中医药 ( 官方QQ群:110873141 )

GMT+8, 2024-2-28 10:01 , Processed in 0.074308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