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中医药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134|回复: 1

一个治疗各种神经、精神异常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子(转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3-26 15:3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个治疗各种神经、精神异常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子

这是一个治疗各种神经、精神异常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子
癫狂梦醒汤

【原文】癫狂一症,哭笑不休,詈骂歌唱,不避亲疏,许多恶态,乃气血凝滞,脑气与脏腑气不接,如同作梦一样。

桃仁八钱 柴胡三钱 香附二钱 木通三钱 赤芍三钱 半夏二钱 腹皮三钱 青皮二钱 陈皮三钱 桑皮三钱 苏子四钱,研 甘草五钱水煎服。

【方歌】

癫狂梦醒桃仁功,香附青柴半木通,陈腹赤桑苏子炒,倍加甘草缓其中。

【讲解】

癫狂梦醒汤这个方子以前我也没太注意,虽然我们学中医内科的时候学过这个方子,用来治疗癫狂的,但是始终也没把这方子当回事儿,因为觉得中医治疗癫狂的这张方子好像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,没有给予重视,但是后来我研究王清任的其他方子,发现他的方子怎么都这么好用!

   这张方子也引起了我的重视,我也刻意地去验证。

第一例验证的病人是什么病呢?是一个离魂症的病人,这个是钱博士领来的一个病人,男性,他能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在跟自己对话,他们两个之间还在商量,这个怎么怎么着,那个怎么怎么着,就是说他的魂儿离开了他的身体,这个就叫离魂症。

我最早见这个病是在哪儿看到的?是在陈士铎的《辨证录》里面见到的,当时我看到的时候我说怎么还有这种病?觉得古人记载得太离奇了,结果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病人。

遇到这个病人以后,想到《辨证录》里面也有治疗离魂症的方子,但是我又没记住,当时就想这是一个精神失常,那我直接就用癫狂梦醒汤吧,然后就给他用了癫狂梦醒汤,结果这个病人吃一段时间药还确确实实就见效了。

所以后来发现癫狂梦醒汤是治疗各种神经、精神异常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子。

我记得还有一个病人,也是男性,40多岁,他的职业是开夜车,白天睡觉。有的时候他一着急或者是一遇到一个什么事儿,他就不会说话了,然后四肢瘫痪,就这样老反复发作。已经病了好几年了,就是不好。

我一想这个也是精神因素在里面占的比例比较大的病,也没有遇过这样的病人,不知道该怎么治,然后也给他用了癫狂梦醒汤,这个病人用了1年多的时间,也基本上好了。所以说这张方子能治疗与精神异常相关的疾病,我认为是疗效比较可靠的一张方子。

我记得还有一些精神分裂症的病人,幻听、幻视,用完这个方子以后依然是有效的。实际上刚才说的这个离魂症也是幻视,他能看到另外一个自己。

那看王清任他怎么讲的呢?

王清任说“癫狂一证”,这个方子是治疗癫狂的,“哭笑不休”,这个哭笑不休也是精神分裂症的一个表现。

“詈骂歌唱”,这个是狂躁,是精神分裂症里面的一种,“不避亲疏”,出现各种“恶态”,什么表现都能出来,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,因为自己精神失常了,精神分裂。

那这个机制是什么呢?

王清任说这是“气血凝滞,脑气与脏腑气不接,如同作梦一样”,做梦很真实的感觉,他是如同做梦一样,但是一般人做梦比如梦到了吃,但是还在那躺着,做梦梦到飞,身体也还在那躺着。

而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不是这样,他的想象,和他的躯体、他的实际能力之间是完全不相干的。所以说从这一点上,王清任这个词概括得特别好。

我当时上大学学习中医内科的时候想,这个“脑气与脏腑气不接”,理解起来很困难,什么叫脑气与脏腑气不相接?

实际上就是精神分裂,脑气是指大脑的功能,因为王清任说“灵机记性在脑”,他就是脑的神志功能和脏腑之气不能够和谐,不能够联系、沟通,就出现了癫狂,就像做梦一样,所以给他起个名字叫癫狂梦醒汤。吃了这个方子以后,这个癫狂、像做梦一样的状态就变成清醒状态了。这就是癫狂梦醒汤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3-26 15:3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我们再看这个方子的组成也蛮有意思的。

桃仁八钱,这是多少?3.3g乘以八钱,相当于是27g,桃仁量相当大,大家有时候看我用血府逐瘀汤里的桃仁都经常会用到25g这个量,其实从这里可以看出来,八钱的桃仁是很安全的,没有任何问题,我用了这么久,也没有发现有任何的不良反应,你再看这方歌是怎么编的呢?

“癫狂梦醒桃仁功”,桃仁的功劳是最大的,当时看书的时候我就想起来小的时候家里为了避邪,大家都用什么呢?会用桃枝挂在门口,是吧?说是可以避邪,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王清任用的就是桃仁,也许这个桃树、桃仁可以产生一些微量的东西,可能对我们的神经系统产生影响,并不是说真正的有什么邪,最起码对我们神经系统可能会有一个调节作用。我就把这些事件连起来这么考虑,所以对桃仁的印象就更深了,就把它记住了。

柴胡是用三钱,10g,注意如果病人是一种抑郁状态、哭笑不休,没有詈骂歌唱,柴胡的量要用到10g这个量,但是如果病人狂躁的话,这个柴胡量是应该减小一些的,因为柴胡确实有兴奋的作用,能够使人更兴奋。

香附是6g,有疏肝理气的作用。

木通用了10g,现在因为大家都说龙胆泻肝汤里面的木通有肾毒性,所以现在到处都买不到木通了,其实这个木通原来用的是川木通,产生肾毒性的是关木通。

关木通本身原来是不入药的,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的药典里面才收录了它,因为它和木通的很多功效是一致的,所以就把关木通也入药了,在古代关木通是不入药的。那么我们现在要用木通,还是用川木通,不要用关木通。

赤芍的用量是10g,三钱,如果病人是狂躁、舌质紫红明显,赤芍用10g、15g、20g、30g都是可以的。

半夏是6g,如果热象明显,半夏的量就用这么大,或者再减少点,如果热象不明显,半夏的量还可以加点。

大腹皮10g,青皮6g,陈皮10g,这几个药,陈皮、青皮可能大家都知道疏肝理气时用得多,甚至破气,但是大腹皮用在这,是要引起重视的,为什么要用大腹皮?这个我也没有去找依据,大腹皮为什么会用来治疗癫狂?

桑白皮是用10g,桑白皮可以清肝、清肺泻火,桑白皮很好,狂躁可以用它。还有一个药比较特殊,苏子用了将近15g,苏子跟狂躁又有什么关系?这个也需要深究。因为在我们所学的苏子功效里面是没有治精神方面疾病的。

甘草这个用量也比较大,用到了五钱,也得15g以上。

所以说这里边有几个比较特殊的药,一个是大腹皮,一个是苏子,还有就是这个桑白皮,这三个在一般的方子里边很少用于调节精神疾病,其他的几乎都还能够用到,木通用得也比较少,这四个药是比较特殊的,我觉得还需要再深入研究一下,他为什么选这几个药?

后来我在调节其他有精神异常方面的疾病的时候,不用癫狂梦醒汤的时候,也会选这几个药加减,我觉得是有效的,当然桃仁还是主要的。

在王清任编的方歌里面,也说桃仁是主要的,“香附青柴半木通”,这是半夏、木通,“陈腹赤桑苏子炒,倍加甘草缓其中”,这里甘草的量比较大。

倍加甘草,也就是加了一倍,用五钱,那么这个在使用的时候就要注意桃仁的量要大,甘草的量也要大,然后才是其他的。

我想把这张方子介绍给大家,以后对各种精神异常的疾病,可以以癫狂梦醒汤为基础,打通精神和脏腑之间的联系通道,疾病就好了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导航中医药 ( 官方QQ群:110873141 )

GMT+8, 2024-2-28 11:19 , Processed in 0.048971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